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芬兰故事迷路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6-08 08:48:41

宝宝老是咳嗽不好怎么办
宝宝老是咳嗽不好怎么办
宝宝老是咳嗽怎么办

嘿嘿,又进入欧元区,感觉东西一下便宜了许多!超爽的是在北欧连老太太都能讲流利的英语。

赫尔辛基地处北纬60度,是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首都之一;相比之下可以说是个相当乏味的城市,连当地人也这么认为。

人们来到赫尔辛基,主要是想去它周围的几个有趣的地方。

比如说Suomenlinna芬兰堡,porvoo波尔沃,塔林什么的。

除此之外,本人此次的迷路经历也为此行贡献了一点点色彩。

晚上9点10分的天色,还大亮着。

本来打算从上购买前往塔林的船票EUR28,付款前也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跑酒店接待处问了下工作人员关于塔林的事情(而就这个小小的改变让我最终将自己从黑暗拉回光明),结果热情的工作人员说Tallink line(往来于塔林-赫尔辛基之间的船公司)办公室就在酒店附近,走5分钟就到;于是问问路就到了Tallink line办公室买了第二天的往返船票(EUR26)。

本人住的酒店离3路和6路电车相当近,拐个弯就到了;那天早上坐6路电车很快到达火车站换9路电车直达码头,坐2小时船到达塔林。

从塔林回到赫尔辛基已是晚上9点半,天还没全黑但下着雨。

我从火车站想当然地坐上了3路电车,这才发现不记得该在哪站下车!看着路上的风景似乎该下车了于是就下车了;结果看看所有的房子似乎都长得一模一样,然后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可怕的是,打开包包才发现那张记录酒店名称地点等信息的纸我没带,我没带!也没用拍照!

更可怕的是,因为我将相关信息打印在纸上了,因此压根没想过要用脑子去记那些拗口的酒店和地址的名称(请问这个你能记得住吗 Erottajanpuisto,面对芬兰文,我感觉自己象个文盲)!

也因此热心的芬兰人想帮都帮不了我,“你知道酒店名称吗”--不知道;“那么你知道酒店地址吗?我带你去”--也不知道!

我又坐车回火车站,企图重新从那边坐车再找回些许记忆;结果越走感觉周围的环境越陌生。

于是我就彻底地迷路了。

已经11点了,天色已全黑,雨依然在下,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我无助极了。

这在这时,仿佛灵光一现一个名字突然闪过脑海我赶紧把安抓住:Tallinn line(这个名字相信再笨的人都能记得住),天啊地啊!多么感谢你让我走路过去买了张船票!于是立即跳上辆出租车,让他带我去Tallinn line office;司机看着我疑惑地说“这个点已经关门了”!我说我迷路了,即不记得酒店名称也不记得酒店地址,但是酒店就在Tallinn line office的附近,你带我过去我就能找到酒店。

他说“但是赫尔辛基有4家Tallinn line office”;离火车站近的那家,去吧。

于是,我终于回到了明亮温暖的酒店。

从此以后,出门前首件事情就是确定我是否已经带上那张纸条。

*********************************************************

好吧,说说正经的。

5月快中旬了,赫尔辛基的天气依然十分寒冷;在比利时荷兰穿件外套就够了,这里我得穿一套羽绒服,街上别人也这么穿。

冷不算它还下雨,不过旅途中雨对我来说从来不会成为不出门的理由,况且我的羽绒服还防风防雨。

于是就在风雨交加中登上了芬兰堡——烟雨迷蒙中的芬兰堡一切看上去都是灰色的。

位于赫尔辛基南岸岛屿上的海防要塞,建于1748年,不同的历史时期作为瑞典、俄罗斯和芬兰国防体系的一部分,形成了今天的城堡。城堡作为当时欧洲军事建筑的典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岛上居民850人。

即便如此恶劣的天气,学校也组织孩子们过来学习游玩;看到了吧,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环境的适应能力就是如此从小培养出来;也因而练就了他们强健的体魄、丰富的学识和无谓的探险精神。

风呼呼地吹,我都不敢靠近岸边,生怕被风吹进海里。那些小孩却玩得风声水起,我都担心他们被吹走。

要塞隧道是相当刺激的探险。本人是真心想进去,但往里走着走着感觉害怕,想扭头就跑又怕被什么东西追,于是就背对着墙面斜着慢慢走出来了,自己吓自己。下次一定找个人陪我进去。

可以想像,深入洞中是多么的好玩。

值得一去的还有岩石教堂Temppeliaukion Kirkko.这座从岩石内部开凿出来的教堂已有超过150年的历史,也时常会举行音乐会。

当然,还有它的寿司也为我解了馋,这整碟,加一碗浓浓的美味的汤,全被我心满意足地心怀感激地消灭了。

还意犹未尽!

有趣的人,有趣的故事。

中国式摔跤新年新思路:在改革创新中传承发展
《我为五星狂》酒店TOP榜 优步助你五星出行
游走在色拉背后的灵魂

相关推荐